本站域名ctv9.cn & cctv-wh.cn

兴城记

2016-06-12 09:50:59 苗守亮  [  ] [  ] [  ]  打印  

   1.jpg

 《说文解字》曰:耿者,直也明也,彦者,有德之君也,波者,扬也。

  今有耿氏彦波者,人如其名,有德而扬焉,君子者也。
    耿氏籍和顺,瘦脸,大脚,长腿。曾求学山大攻中文,好古建,善筑城,巧经营,事躬亲。
    灵石,晋中小城也,隋文帝获奇石而名焉,人稀壤贫,出则人未闻也。
    龙兴之地有豪绅王氏,清初徙至静升,起屋造院,历四朝,势之宏也,岁月蹉跎而今残败焉。王氏一族亦无踪也。
    耿氏令灵石,奇货可居也,巨资而缮,王家大院遂名也,观者如潮,言之:王家归来不看院!灵石遂富也。
    榆次,亦晋中小城也,虽傍龙城,道不通而困焉,始得耿氏才以“老城”之名扬四海也。
    初,榆次因道不畅而滞,贾不至而穷,弊也;亦因闭而远战火,老而遗民风,存之久焉,利也。何以?自隋以来,城虽衰,然楼台馆衙、里弄私所,尚存堪好,乡邻淳厚,文远流长。
    耿氏庚辰初政,不以为陋,反以之宝,抒其文蕴,展其神通,掀古建之风,灿三晋文明。首拓大道往并,短其程,聚商吸贾,引凤植桐,次则疏支如網藤,开其喉,展其肢,舒骨络筋。整旧貌于老城,复常家之恢弘,文化为名,塑城之以灵魂,修旧如旧,簇新一新。一时之间,群商毕至,游人汹涌。
    或曰:耿氏何能?吁!盖有公仆于心者,孜孜为民,城何而不兴?
    大同者,塞外之城也,壤冀蒙,拱京师,自古胡汉交融,游牧与农耕并存,大化之中有纷争,崛起于元魏,盛于辽明清,虽几经屠城,然元气尚存。国门开放期,十三大邑有其一,二十四城榜上名,城以煤而兴。然时过境迁,风光不继,名城沦落,宝珠蒙尘,百废不举,万业凋零,大佛不语,罄竹难书也。
    嗟呼!枯树盼春早,霜融待日出。千年等一人,谁来拯古都?
    大佛有灵,一语成真。
    是年,耿氏因经营灵榆之功升迁省城,位列龙城通判。一片呼声之中耿氏履新,知州大同。临行,上问何请,曰:无他,惟愿少则满一任耳。
    甫至,耿氏巡视全城,单人独骑,晓出夜行。但见古城内残墙断壁,老屋漏顶,街曲巷窄,城中有村,城外遍地污秽,路簸不平,违建横陈,道塞难行。孰曰名城?不及沿海一小镇!红鼻蓝眼之人放言:宇内最丑陋之城!直羞煞国人!
    或曰:开放之门敞之久矣,何而春风不度此城?
    曰:塞外远京师,政令难至,吏多出于本土,盘根错节,任人唯亲,保守寡闻昏庸无能者居多,腐化堕落中饱私囊者不穷,有人嗤之曰坨坨如屎!偶有于成龙之流者,才不能大展或小有所为,屡因不能合污,而未期被贬放逐。
    又曰:官私而民无怨乎?
    曰:民争而无胜,斗而不赢,谏者不传,讼者无门,才者远遁,庸者保身,多乎顺民。兼因大同地缘偏僻,非中非西,上抚之策难至,没落之缘如是,见奇不怪矣。
    初至同数日,耿氏走街串巷,搜古集今,以梁陈为镜,兴城之大策出笼,曰:一轴双城,复古推新。
    工程首开魏都、迎宾之纵横,改造城中村,疏十六万户于南城、柳港、惠民。云冈阔地五倍,动迁五村,费十七亿之巨银,终现《水经注》曰之山堂水殿、烟寺相望之胜,不辱世遗之称。御河为轴,架桥五座,其形不一,其势如虹。御东兴市撤村,迁医徙校,六业以容,请巨匠筑五馆,又引黄河之水注文瀛,微风徐来,碧波万顷,锦鳞出水,沙鸥争鸣。湖边高厦摩云,游人接踵。大同现存之老城,乃明洪武徐达所筑,戊子多尔衮屠城,削五尺,剥墙砖,至当代已是残垣凋零,往昔难忆。历史轮回,同是戊子,三百六十春秋之后,耿氏踏雪而来,大刀阔斧,先修东墙,耗银十亿,再连南北,引水护城。城西红旗大厦惊天挪移,城内华严、善化、文庙、法华,重阳、关帝、清真、圆通等整饬一新,古楼东西街、云路坊恢复明清之容,代王府、北魏明堂开工......耗时五载,耗银六百亿之名城复兴工程初显峥嵘,一时之间,全城欢动,世界震惊,大同大不同。
    癸巳早春,令下,耿氏急调龙城。全城震动,百姓阻行,一片悲声。耿氏洒泪,踏雪出城,惟留《大同赋》,平城永传颂。
    悠悠五载,耿氏披星戴月,日夜操劳,坊间传其因劳晕厥八次。耿氏心系百姓,深得民心,曾有群众集资送鞋之美谈,亦有万人挽留,千人下跪之悲情。
    然耿氏初来,兴城之心急迫,开工之处极多,拆迁急促, 出行受阻, 民不解而怨,征地补偿,微词颇多。曾有云冈工程叫停,国土资源约谈,耿氏曰:任期有限,不能待也。而今观之,人无完人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非常之事须非常之道也!然事业未半,中道调离,惜乎悲哉!
    城,民之城也,天下亦民之天下,民申而上不闻,久之民不鸣矣。官选官而民不选官,国情矣。
    前日闻金马颁《大同》,思涌笔动,以作上文。

 

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友荐云推荐

Tags:

相关报道

最新推荐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