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域名:www.cctv-wh.cn

揭秘辽国契丹习俗

2014-04-04 11:08:23 沈阳日报   打印  

公元907年至1125年,我国北方出现了一个“契丹王朝”, 国号先后为“契丹”、“大辽”、“大契丹”,最后复号“大辽”。如今的辽沈地区,亦在契丹王朝疆域之内;如今的法库地界,是为契丹王朝“萧氏后族”的领地。长期以来,辽国契丹人形成了独特的习俗。看看如今我们身边的习俗,是否还能找到契丹习俗的影子?

辽国皇帝毡帐内钩头鱼

《燕北杂录》记载,辽道宗时期的一年正月,辽道宗皇帝耶律洪基和他的母后,在冰河上搭起了毡帐,称之为“冰帐”。然后,派人到距离“冰帐”上下10里的河道上,用毛网把冰河中的鱼群截住,驱赶到“冰帐”内的河面冰下。侍从们在“冰帐”中的冰面上,凿开4个“冰眼”。中间的“冰眼”凿穿透水;其他3个“冰眼”环绕周围,并不凿透。鱼儿们游到中间“冰眼”时,侍从们赶紧禀报。辽道宗皇帝耶律洪基便在中间“冰眼”中抛下鱼钩。钩到“头鱼”后,举行盛大的“头鱼酒宴”。“头鱼酒宴”不仅饮酒,还有歌舞表演,宴请各方首领。各方首领还要为辽国皇帝唱歌跳舞,以助酒兴。

前不久,吉林查干湖上凿冰下网捕鱼,便是契丹习俗的延续。

捕鹅有功养鹰的做大官

《辽史》卷三十二记载,长春州(吉林乾安北)东北35里的松花江边,长满了榆树、柳树、杏树。每年春季,辽国皇帝都要来到这里猎捕天鹅。

侍从们身穿清一色的墨绿服装,人手一柄连鎚、一把刺鹅锥,在江边排立。辽国皇帝头戴冠巾,系玉腰带,站在上风处观望。侍从们一旦发现天鹅,便立即举旗;探子们骑马飞驰报告。顿时,鼓声、号角声、呐喊声宛如惊雷炸响,将天鹅群惊飞。这时,侍从把“海东青”(鹰隼)敬献给皇帝,再由皇帝放飞。“海东青”冲霄直上,将天鹅扑打坠落。侍从们立即上前,用刺鹅锥将天鹅刺杀,随即献给皇帝。皇帝得到头鹅后,立即大宴群臣。群臣各献酒果,将天鹅羽毛插在头上,互相说些恭维拜年话,觥筹交错,开怀畅饮。

辽国皇帝对捕鹅极为重视。《辽史》记载,辽道宗耶律洪基时期,负责饲养、训练“海东青”的耶律杨六,因捕鹅有功,被提拔为“工部尚书”;宰相张仁杰,由于捕获到头鹅,被加升为“侍中”。辽穆宗耶律璟时期,因为侦查天鹅群不利,延误了捕鹅时机,侍从沙剌迭受到“炮烙”、“铁梳”酷刑。

引来梅花鹿一射一个准

《辽史》卷三十二记载,每年七月中旬,辽国皇帝都要到伏虎林射猎。伏虎林在庆州(赤峰林西附近)西北50里。以往,当地时常有老虎伤害居民、牲畜。辽景宗皇帝耶律贤来此射猎时,一只老虎乖乖地趴在草丛中,不敢仰视辽景宗皇帝耶律贤。从此,此地便唤作“伏虎林”。

辽国皇帝狩猎之前,侍从们要在半夜往水泡子里撒盐,勾引梅花鹿前来喝盐水。猎人们还要吹响“鹿角哨”,模仿鹿鸣,引逗鹿群前来。等到皇帝前来狩猎时,山林中早已鹿群麇集,呦呦鹿鸣,此伏彼起,只要皇帝随意射出一箭,准能蒙上一头梅花鹿。

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卷八十一记载,辽国皇帝还喜好用铜鎚、石鎚击打野兔。猎兔,不仅是狩猎的一个内容,还成为辽国契丹传统节日“三月三”的游乐项目。每年三月三日,辽国契丹人都要用木头雕成一对儿野兔,然后骑马飞奔,搭弓射箭,射中多者为胜。

牲畜多与少衡量富与穷

《资治通鉴·后梁记》卷二百七十一记载,辽国契丹人十分看重牛羊、马匹多寡。

辽国开国皇后述律平曾说:“我的羊、马众多,所以我十分快乐。”辽国契丹人全凭牧养的牛羊、马匹多少,看待一个人的穷富贵贱。因此,辽国契丹征战中,也以掠获的马、牛、羊数量论功行赏。对于被征服的各个部族,辽国朝廷索要的贡品,也以牲畜为主。《辽史·食货志下》卷六十记载,东丹国(原渤海国)每年进贡千匹马;女真部落每年进贡万匹马;直不古等国进贡万匹马;阻卜及吾独婉、惕德,每年各进贡两万匹马;西夏、室韦,每年各进贡三万匹马;越里笃、剖阿里、奥里米、蒲奴里、铁骊等部落,每年各进贡三百匹马。

《魏公集·使辽诗注》记载,辽国契丹人放羊,以成百上千只为一群,任其自然在草地上吃草、在水泡子中饮水,根本不用栅栏圈挡;每个马群都有千余匹,而牧马人仅有两三名而已。

“百柱天棚”下“瑟瑟”为求雨

《辽史·礼志一》记载,“瑟瑟”乃祈雨仪式。每逢天旱,便择吉日行“瑟瑟仪式”祈雨。

 祈雨之前,要先设置“百柱天棚”,然后在“百柱天棚”下祈雨。举行“瑟瑟仪式”时,皇帝首先祭奠先帝御容,然后率群臣“射柳”。皇帝“射柳”后,亲王、宰相等人依次各射一次。射中柳树者,可留下标志“柳者”的冠服;不中者,则把自己的冠服留下。第二天,在“百柱天棚”东南,巫师主持“祭柳”。皇帝、皇后祭东方,然后子弟们“射柳”,并按等级赐给物品。

三天之后,如果下雨,便赏赐“敌烈麻都”(礼官)4匹马、4件衣裳;如果依然不下雨,便将礼官浸入水中以示惩处。

契丹崇尚东方礼拜太阳

《新五代史·契丹》卷七十二记载,辽国契丹民族崇拜太阳,每月的农历初一、十五,都要面向东方“拜日”。

《辽史·百官志》记载,辽国契丹人崇尚东方、左侧。所以,皇帝的御帐面向东方;御帐左侧为北方,是重权在握的“北府宰相”毡帐位置。辽国举兵出征之前,皇帝都要率领文武百官,以青牛、白马祭告天地、日神。

举行“拜日礼仪”时,皇帝登上露台,向太阳祭拜两次、进香。随后,各级官员依次祭拜两次。皇帝升座后,北班臣僚向皇帝行大礼;宰相以下官员“通名再拜”。

从“风葬”到“土葬”最终“汉化”

《新五代史·四夷附录第一·契丹》卷七十二记载,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建国之前,契丹人死后实行“风葬”:家人死后,亲属们不准哭泣,将遗体送进深山,置放到大树之上。三年后,再取回火化。

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建国之后,人死后逐渐改为土葬。但契丹原始氏族部落习俗仍时有所见,比如残忍的殉葬习俗。辽太祖耶律阿保机逝世后,皇后述律平将百余名官员杀戮殉葬;辽景宗皇帝耶律贤死后,一个宠幸近侍、一个掌管皇帝饮料的伶人,均惨遭殉葬。

《辽史·礼志》卷五十记载,辽圣宗皇帝耶律隆绪的丧葬礼仪,已经明显汉化了。辽圣宗太平十年(1030年),皇帝耶律隆绪“驾崩”,灵柩置放在“菆(zōu)塗殿”。当天晚上,辽兴宗皇帝耶律宗真率领群臣,到灵柩前祭奠。“太巫”做法事,除灾祈福。皇族、外戚、大臣、京官等依次致祭。将辽圣宗皇帝耶律隆绪的衣物、弓矢、鞍勒、图画等遗物,一把火烧光。辽兴宗皇帝耶律宗真坐在御帐,面向火焰又致祭奠,礼拜三次,再向东方拜天地。然后骑马率领群臣及送葬者,过陵前 “神门”后,下马向东再拜。第二天,辽兴宗皇帝耶律宗真率群臣、命妇,到陵墓前行初奠之礼。

辽兴宗皇帝耶律宗真“驾崩”后,辽道宗皇帝耶律洪基亲自选择埋葬之地。辽道宗皇帝耶律洪基“驾崩”后,天祚帝耶律延禧效仿汉人披麻戴孝,并且皇族、外戚、文武官员等,均穿白麻衣,披白麻巾哭丧。

辽国契丹丧葬习俗,从建国以前的“风葬”,到耶律阿保机建国后的土葬,及至辽兴宗、辽道宗、天祚帝,逐渐受到汉族丧葬习俗影响,越来越“汉化”。

皇后进皇宫一路跨马鞍

《辽史·礼志五》卷五十三记载,皇帝“纳后”,要选择“良辰吉日”。

当天一大早,皇后的亲属们全都到齐。皇后端坐在正堂。皇帝派遣的使者、媒人,领着担酒、担肉、担粮的队伍鱼贯而入。媒人向皇后、皇后父母、宗族成员依次敬酒,礼拜,致辞。四拜之后,皇后上车。皇后告辞父母、伯叔、兄长,各四拜;对宗族长者各两拜。皇后上车后,父母勉励皇后,并嘱咐一番使者、媒人、送行人。皇后将至宫门时,宰相传皇帝“敕令”,赐皇后酒。“宗正官”率皇族欢迎。

《辽史》卷五十二记载,皇后乘车到便殿旁,“宗正夫人”请皇后下车。随后,“宗正夫人”率领一干人系,手捧银罂(瓶子)、银縢(绳子)等物件,引导皇后从“黄道”而入。队伍前面捧镜的妇人,还要倒着行走。“黄道”上置放着一架马鞍。皇后跨过马鞍后,走到“神主室”三拜,再拜公婆御容、祭酒。第二天,皇帝起床后,先拜先帝御容。上殿后,宴请皇后的族人及群臣。

辽国契丹习俗流传至今

除夕夜,辽国契丹人用糯米饭、白羊髓油,做成拳头大小的“饭团子”,每个毡帐49个。夜晚,契丹人坐在毡帐里,纷纷向窗外扔“饭团子”。如果扔出的“饭团子”是偶数,便奏乐、饮宴;一旦是奇数,巫师们便摇着铃铛,手持弓箭,绕着毡帐唱歌、呼喊;毡帐内的契丹人忙着往火塘中撒盐、拍地。一时间,毡帐外乱响一片;毡帐内盐在火中噼啪爆响,拍地之声乒乒乓乓,谓之“惊鬼”。更为有趣的是,扔出奇数“饭团子”的契丹人们,还必须在毡帐内一直闷上7天之后,才能走出毡帐。

辽国契丹人认为,正月初七为“人日”,如果正月初七天晴,就认为一年吉祥;如果阴天;就认为一年中会有灾难。正月初七“人日”这天,契丹人要在庭院中烙饼,叫做“薰天”。

如今,辽沈地区民间,仍流传着“一鸡、二鸭、猫三、狗四、猪五、羊六、人七、马八、果九、菜十”的“老令”。正月初一到初十,一旦哪天阴天下雪,那么,在一年之中,与相对应的禽畜便会遭瘟、果菜歉收、人有灾祸。这个“老令”,可能源于辽国契丹习俗。

农历五月初五,契丹人要采集艾叶、做“艾糕”。契丹人还把五彩丝线缠在手臂上,谓之“合欢结”;将彩色丝线盘绕成人状,谓之“长命缕”。这个契丹习俗,一直沿袭到如今辽沈地区的“端午节”习俗。

相关报道

最新推荐

新闻排行